人民日报海外版:朝鲜半岛何时迎来终战?

  • 时间:
  • 浏览:0

  10月12日,韩国总统文在寅在接受英国广播公司采访时称,朝鲜半岛终战宣言的发表一定会付诸现实。此前两日,文在寅在首尔龙山战争纪念馆参加活动时公开表示,半岛永久和平的那一天即将到来。在此前后,韩国官方曾多次发表声明,将以2018年内发表终战宣言为目标。由此,半岛终战还都要到来、何时能 到来,引起世界各国广泛关注。

  原标题:朝鲜半岛何时能 迎来终战?(环球热点)

  局势回暖 韩力图主导

  2018年,五天内,三次韩朝首脑会谈接连举行。继4月“破冰会晤”发表声明《板门店宣言》、5月“闪电会晤”助推朝美峰会后,9月的韩朝首脑会谈更是发表了《平壤一块儿宣言》,韩朝关系继历史性转圜后再上新台阶。一块儿,朝美关系的解冻也正在进行,6月“金特会”释放的善意信号使半岛局势更趋利好。

  半岛战争情况报告时候刚开始似已指日可待。韩国总统文在寅继9月20日访朝归来发表声明“将以年内发表终战宣言为目标”后,近期又在多场合、高密度强调对此的信心和期待。

  对此,中国社会科学院地区安全研究中心副秘书长任晶晶认为,朝美关系的解冻使得作为对半岛局势最具影响力的一一个多多大国——中国和美国,首次在同一时间段内表现出终结半岛战争情况报告的积极态度,使文在寅政府有了践行“自主和平”的大好机遇。与此一块儿,近期中美关系的变化也使韩国方面产生了抓住“战略机遇期”的紧迫感,力图控制大国博弈其他产生的不利影响。

  大连外国语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吕平认为,文在寅近期的一系列举动体现出韩政府“半岛自主和平”主导者的定位。文在寅近期密集出访朝美,显示出韩国协调朝美关系改善系统进程的主动姿态。而文在寅公开透露有关中朝、俄朝领导人近期有望实现会晤的信息,显然有将自身定位为朝鲜与内外部沟通“联络人”的谋划,体现出韩国力图突出自身半岛事务中心角色的良苦用心。

  此外,文在寅或还有借此安抚国内情绪的考量。盖洛普发表声明的数据显示,文在寅民意支持率在9月初已跌破200%,及至韩朝首脑平壤会晤后才有所抬升。

  对此,任晶晶表示,文在寅政府在国内执政的“蜜月期”其他时候刚开始。在短期无法外理国内经济形状性问题 的背景下,民众支持率的下滑也令韩方产生了提振韩朝关系、争取外交加分的动力。

  弃核有望 朝审时度势

  虽然文在寅对缔结终战宣言持乐观态度,但半岛和平系统进程始终与朝鲜无核化进展挂钩,这也是美韩的一致立场。

  4月,朝鲜发表声明停止核试验和发射洲际弹道导弹,并决定关闭丰溪里核试验场,从而为韩朝、朝美首脑会晤的举行开辟了道路。

  5月,朝鲜弃核再迈新步,公开废弃此前关停的丰溪里核试验场,以实际行动向国际社会传递了积极信号。

  “相比于半岛和平系统进程,无核化系统进程实际上仍停留在浅水区。”对于朝鲜当前的弃核进度,吕平认为,“朝鲜政府目前虽展现出积极的弃核立场,但朝鲜核弹头与陆海导弹发射工具放弃的具体路径仍需明确,朝鲜发展核技术的能力依然强劲。”

  此外,朝美互信的构建也成为推进半岛无核化及和平系统进程的重要关卡。正如6月12日发表声明的《朝美联合公报》中涉及的要点,“半岛完正无核化”与“保障朝鲜体制安全”同步而行是朝鲜提出的弃核原则。这反映了朝鲜对美方政策不选者性的忧虑和观望态度。

  据韩联社报道,本月初,韩国外长康京和在接受国会质询时表示,朝鲜提交核申报清单好的反义词重要,但此前美方应先采取相应土辦法 ,让朝鲜安心推进无核化系统进程。

  对此,任晶晶分析指出,朝鲜半岛无核化在本质上说是一一个多多政治问题 ,而非技术问题 ,朝美互信的缺失使该问题 具有深度图敏感性和错综错综复杂。世界上其他而是拥有核武器的国家(如乌克兰、哈萨克斯坦),其弃核系统进程无一定会在自身安全获得大国保障,且本国无意承继大国战略遗产的情况报告下完成。其他,“美国或已将朝鲜弃核问题 作为其影响半岛乃至东北亚国际关系的抓手。军用核技术的认定问题 有其他成为朝美长期争议的焦点,进而影响半岛和平系统进程。”

  多加干预 美其他掣肘

  据韩联社报道,10日,韩国外长康京和在国会接受质询时透露,韩国外交部正同有关部门而是是是否是是要解除禁止韩朝经济商务商务合作的“5·24土辦法 ”一事进行讨论。虽然其在如果的答辩中改口发表声明此言,且韩国外交部出面澄清并在第一时间同美方沟通,但波澜难抑。彭博社报道称,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白宫办公室接受记者关于“有关首尔的计划”的提问时,强硬发表声明称,未经美国同意,韩国只有付诸行动。

  对于近来特朗普政府频繁强调自身掌控解除国际制裁主导权的举动,吕平认为,“其意在警示韩何必 擅自行动,以提高与朝鲜博弈的筹码。就当前来看,在朝延续既定弃核路线的情况报告下,美国很其他成为影响半岛和平系统进程的掣肘因素。”

  近期,美国以制裁手段对朝试压,以期达成“无核化优先”的行为,已令朝鲜方面产生反感。朝鲜《劳动新闻》刊发署名评论文章,批评美国在寻求与朝对话的一块儿却不放松对朝制裁,称这是“自相矛盾”的做法。

  在朝方积极行动、韩方善意发表声明、局势趋向缓和的情况报告下,美国的政策善变和强加干预无异于恶意搅局。

  对此,任晶晶认为,美国政策的不选者源于其国内政治运作模式。在美国政府内内外部,以国务卿蓬佩奥为代表的对朝接触派和以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博尔顿为代表的对朝强硬派的影响时有高下,而特朗普又常以所有人 偏好作为决策土辦法 。因而美国的半岛政策很其他在总出 多次反复时候,都回会 形成一一个多多相对稳定的新框架。还都要说,目前各方都还处于政策试探期中。

  对于半岛和平系统进程的前景,吕平指出,“单就技术层面来看,半岛实现战争情况报告终结的难度不大,毕竟对峙双方自1953年以来已建立起一套行之有效的外理冲突处于的和平机制。”但你你你你这个问题 的错综错综复杂在于,美国在很大程度上已将半岛和平机制的建构作为诱导朝鲜弃核的长期工具,而朝美短时间内达成“大宗交易”的难度较高。与此一块儿,半岛战争情况报告终结还事关邻近国家的切身利益,怎样做通相关国家的工作,对于韩国来说也是一大考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