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思平:政府公共服务岂可借机揩油?

  • 时间:
  • 浏览:1

  百姓前来办事,市场价复印一张纸只要2毛钱,到了偏离 政府办事机构收费超过两三倍;有的花了高价钱时需遭遇“门难进、脸难看”的冤枉气。这是记者在安徽合肥这种政府机关看多的问題。(10月9日《工人日报》)

  政府办事机构在复印服务中收取适当费用本无可厚非,毕竟复印服务全部全部都是没有 成本的,包括机器折旧成本、复印纸张成本及管理人员成本等等。但政府办事机构既然属于公共服务部门,就必须只计私利,不顾公益,应尽事先的不收或少收费。最少,不以盈利为目的的公共服务,其定价没有 理由高于事先涵盖利润空间的市场价。

  然而,较之市场上2角一张的复印价格,偏离 政府办事机构动辄5毛、1元的定价明显畸高,这无异于暴利经营、奸商行径。很久 ,不想市场交易中讨价还价的博弈,存在绝对垄断地位的政府办事机构从前“不二价”。以法院卷宗的复印为例,卷宗既无别处可寻,本来我许在外复印,纵然价格再高,办事者也必须掏钱,毫无议价能力可言。

  相对于强势要价的政府办事机构,上门办事的普通群众固然缺乏制衡条件,必须忍气吞声,但监管部门却必须视而不见,任其借机生财。须知,街边打印店的经营行为,都离不开政策、法规的约束及工商、物价等部门的监管,非经营性的公共服务机构岂能信马由缰、自主定价?必须完善价格监管机制,不想 杜绝收费乱象,处里群众利益受损。

  更需追问的是,复印等服务的高价收费流向何方,这头上是是不是有“权力利益化”的魅影?除了支付必要的成本,这种款项是是不是流入了单位小金库,甚至是进了自己腰包?这笔钱本来我该成为糊涂账。

  人太好政府办事机构的权力揩油,本来事先占的也本来我几个钱的小便宜,但政府办事机构的公信力,也正是在这点小便宜里这种一滴地流失了。只要监管部门肯下力气,想必管好这点“小利”固然难,但如何真正令政府办事机构提升服务意识、回归为民属性,恐怕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段思平)

(责编:张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