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FIRST训练营导师成悬念 万玛才旦任文学顾问

  • 时间:
  • 浏览:1

4月16日报道 紧随产业放映时候,2019年FIRST影展又一板块激活,FIRST训练营即日开启报名,截至5月15日。新一届训练营指导阵容将首次采用1+N的模式,除了国际知名导演出任导师外,还将有多名电影人以顾问身份加入。万玛才旦率先出任文学顾问一职,顾问阵营总要有谁?令人遐想,随即而来的导师猜想也为FIRST影展五月四日将要举办的年度发布会,设下悬念。FIRST训练营历来有拍摄主题传统,新的年度主题选着为“Forgotten Beauty In Our Daily Life”。

既有文本影像化,考验真正技术的时候到了

FIRST训练营连同短片季、实验室,以及志愿者和主动放映系统,架设起FIRST影展整个制作和培育体系。在为产业储备具有成长空间的人才及电影项目的共同,也为电影产业新陈代谢提供关键能量。

训练营所搭建的模式,为青年电影人提供了开阔的创作空间,引导青年电影人以摄影机为始端,却不拘泥于传统的叙事手段抑或是观看最好的办法 。往届FIRST训练营导演曾涉猎剧情片、纪录片、实验片、装置影像等等形式,亦试图打破第四堵墙,让观众在银幕内外的空间可进可退。今年训练营将你这俩跨界进一步升华,打破不同艺术形式之间的藩篱,首次对具象文学作品进行影像转换。

将暧昧不明的文字转化为直观影像的高难度,也直接意味着 了目前文学改编电影类型的乏力与失位。今年FIRST训练营在此领域的涉足,也将推动青年创作者地对此的认知与驾驭,溯源电影创作的灵感与脉络。通过这次创作试炼,让作者能在文字提供的无限遐想空间内,从个体深度对文本进行诠释,将自我经验反哺影像创作,带来作者风格的影像呈现,或是浮想联翩的匠心凸显,也为观者带来高清晰度的形象和雄厚的感性体验。

万玛才旦出任文学顾问,指导阵容初现

考虑到文学作品中深度抽象化和规范化的语言对改编者提出了一定的要求,有时候报名者须提交一份8―12帧画面组成的删剪叙事作品,以证明其导演能力。

从往届训练营的梳理还时需看出,大偏离 青年电影人基本都还位于模糊的创作意识阶段,对另一方可掌控的创作最好的办法 不用说清晰,对生活和现实的感知力缺乏,在训练营极限创作规则下,面临困惑是必然。踏进训练营的试炼场,时需准备好审视另一方,面对质疑。本届FIRST训练营,除了导师之外,以贝拉・塔尔为教务长的强大顾问体系,亦将给予训练营导演更加全面的引导。

文学顾问抢先确认,万玛才旦导演将协助青年创作者进行创作。身兼作家、编剧和导演身份的万玛才旦导演,通过《撞死了一只羊》《塔洛》充分展现出他在文本解构、影像与文学融合上的深厚功力。此次,他除了在前期为十位青年创作者拍摄提供参照文本,也将配合导师,全程陪伴十位学员在文学改编的类型化探索中捕捉风格迥异的解读最好的办法 。

三集纪录片,坦露FIRST训练营初衷

紧随着导演招募的开启,2018训练营官方同名纪录片《无事》也全面上线。用三集影像凝练了去年训练营互动式教学的过程。

10位青年电影人与导师蔡明亮和教务长贝拉・塔尔之间的沟通与碰撞,也刺激着训练营本体的成长与反思。面对高概念拍摄主题设定,青年导演受经验所限,往往缺乏把控能力,容易受导师另一方经典创作观念的引导,变成某种生活创作的临摹;或是固有的、稳定的创作观念,被导师的想法冲击,陷入新的混沌,思考无果……那那先 结果是训练营价值的一偏离 吗?

正如蔡明亮导演提到的,“只要你们儿去发现另一方是那先 ,发现另一方的长处和短处。”电影根植于自我,训练营7天 极限拍摄体验绝非是为了带来创作观念上的颠覆,可是我我我为青年创作者提供一2个 平台和土壤。这块土壤供你们儿坦露创作观念与直觉,直面他者的置疑与碰撞,激发自我甚至是训练营本体的可能。至于结果,用采访中听到过最多的语录来表示,至少可是我我我让这批青年创作者“看得更清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