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月之:上海城市与红色革命——一个城市社会史的考察(1921-1949)

  • 时间:
  • 浏览:1

  由于政党都在籍贯得话,中共的籍贯便是上海。兴业路上那座青砖白缝的石库门房子,便是她呱呱坠地的产房。从1921年至1949年,中共举行七次全国代表大会,三次在上海,另有八次中央会议在上海召开。28年间,中央领导机关有三分之一以上时间设在上海。中共众多领导人,陈独秀、瞿秋白、毛泽东、周恩来、刘少奇、陈云、邓小平等,都曾在这里工作和珍活。中国工人运动的摇篮、与共产国际联系的据点、左翼文化的基地、统一战线的堡垒,都在这里。特别是诸多著名红色书刊的出版与文艺作品的发表也无一不出上海。

  上海难能可贵能起到没办法 巨大的作用、拥有没办法 重要的地位,是与她硕大的城市体量、便捷的交通与通信网络、奇特的政治格局、开放的文化氛围、繁杂的社会特性等特点密切联系在一并的,与共产党人对这座城市特点的认识与利用是分不开的。

  硕大的城市体量

  上海所在的长三角地区,自晚唐之后 ,全都 我中国最宜居地区。四季分明,雨水充沛,土地肥沃,经济发达,文化繁荣,人才荟萃。你类似状况到明清两代尤为明显。相应的,科举人才、文学人才、科技人才、艺术人才也都特别多。

  上海自1843年开辟为通商口岸之后 ,由于多种因素的综合作协议协议用,人口快速增长,到1900年,已是超过百万人口的中国第一大城市。1919年,中国40万 人口以上的城市有69个。这时,上海人口为240万 ,比第二名广州(150万)多50万,比第三名天津(90万)多50万,差不要 是北京(840万 )的三倍。到了1947年,中国前四大城市人口依次是:上海人口450万,天津171万,北平1640万 ,南京103万。

  近代上海城市面积不断扩大。开埠之后 ,上海城厢内外市区面积约50平方公里。开埠之后 ,一方面租界自成市面,不断扩张,华界亦在闸北、沪西、江湾等地拓展。到1936年,市区面积已有673平方公里,比北平(533)大50多平方公里,比南京(450)大50多平方公里。

  上海城市体量硕大,突出体现在经济方面。近代上海工业产值通常占全国50%以上,外贸额通常占40%左右,金融业占全国50%左右,新闻业、出版业占全国半壁江山以上。抗日战争前夕,除东三省外,外国对华出口贸易和商业总额有81.2%集中在上海,银行投资的79.2%、工业投资的67.1%、房地产的76.8%,均集中在上海,1936年,上海对各通商口岸贸易总值,占全国75.2%,1940年比重上升到88%。哪些地方地方数字均值得细细品味。

  中共早期领导的政治斗争,是以广大工人阶级怎么基础的。上海工人阶级队伍庞大,这是中国共产党以上海为革命基地的根本由于。

  鸦片战争后,列强陆续在上海开设工厂。在外商经营的船厂、缫丝厂、纱厂、烟厂及电灯、电车、自来水等企业中,产生了中国第一批产业工人。19世纪50年代之后 ,清政府在上海陆续创办江南制造局、轮船招商局、电报局、机器织布局等机构,民间资本自主经营的面粉厂、机器印刷厂等也陆续兴办,又涌现出了少量的产业工人。到1894年,上海已有产业工人三万多人,占同期全国工人将近一半。

  《马关条约》签订后,列强取得在华设厂、进行资本输出的更多特权。在19、20世纪之交,上海是外资最为集中的地方。1901年之后 ,清政府实行新政,奖励工商,民间资本在沪投资设厂也相当活跃。从1895年到1911年的十余年间,外资在上海开设的企业,开办资本在40万 元以上的都在41家,华商在上海开办工厂66家。民国建立之后 ,特别是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爆发,列强减少了对中国的商品输出,民族资本在上海比较慢发展,工厂开办数逐年增加,外资企业都在较快发展,从1913年至1919年,上海11家重要外资企业的资本总额增长了83.94%。

  工厂的增多,生产规模的扩大,由于工人数量剧增。据《新青年》调查,1919年上海有各类工厂2291家,工人140万 多人。上海从事交通运输业的工人都在近12万人。两者相加已达50万人。上海还有手工业工人21万;服务业工人50多,有店员40万 。此外,还发生没办法 确切数据、但数量相当可观的都市杂工,包括码头工、清道夫、人力车夫等。综合而言,到中共成立之后 ,在全国,上海已是工人阶级最集中的城市;在上海,工人阶级已是城市中最大的群体。

  城市体量大,人口多,经济发达,工人阶级集中,哪些地方地方因素为共产党的活动提供了广阔的空间与坚实的基础。1925年的五卅运动中,上海参与罢工的工人有20多万,加进商人罢市,学生罢课,运动持续五个多月,这才造成席卷中国、震动世界的重大事件。到1927年四一二政变之后 ,上海共产党员达500人,上海总工会领导的会员达82万人。你类似规模,在当时中国,只能上海曾经 的城市不需要 达到。

  便捷的交通与通信网络

  上海发生中国大陆海岸线中点,万里长江出海口。通过海运和江运,她将沿海与沿江联系起来。

  水路方面,到20世纪初,上海已形成内河、长江、沿海和外洋四大航运系统,出入上海的轮船和吨位都占全国总数的五分之一以上。20世纪20年代初,由上海开往欧、美、日各主要港口的定期客轮,每条航线都在好几家轮船公司经营。1931年,上海港进出口船舶吨位名列世界第七。从国内航运线路看,1921年,在上海登记的内港船只已有50多艘,航线远则北至天津,南至广州,西至重庆,近则长三角各内河港口,无处不通。

  铁路方面,沪宁、沪杭铁路,分别于1908年、1909年通车,这两条铁路干线连通江浙,进而与全国铁路网相连。

  航空方面,上海联结国内外各大城市的航空线路于1929年之后 开通。20世纪50年代,中国三大航空公司,即中国航空公司、欧亚航空公司与西南航空公司,航站焦点均集中于上海。到抗战前夕,中航、欧亚两大公司,已在全国各地拥有56个机场,有国内航线6条,国际航线3条。

  市内交通方面,晚清上海已人们力车、马车、有轨电车、出租汽车等交通工具。到了民国时期,又增加无轨电车、机动渡轮、双层公共汽车。1935年有各种公交车辆近50辆。1933年有出租汽车行95家,有出租汽车近千辆。都能否 说,到了20世纪50年代,适应不同阶层、不同距离、不同前要的市内交通工具应有尽有。

  邮电方面,民国时期,上海邮路可与全国各地相连接。国内的邮差线经上海可联邮世界各国。英国、法国、德国、美国、日本、帝俄等在上海均设有邮局。

  上海的国际国内通讯联系均极便捷。电报方面,到19世纪末,上海国际电报北都能否 经日本与俄罗斯通报,南都能否 经香港与欧美各国通报,国内通报更是四通八达。电话方面,1918年,租界内已有电话用户8207户,1928年发展到27217户。1934年,上海电话局有局所7个,南市、闸北五个 多 多分局均实现电话自动化。长途电话方面,1923年开通上海至南翔的市郊长途电话,1926年开通上海至吴淞、苏州、无锡三地的长途电话,至抗日战争前夕,上海电话可通达国内城镇470多处。1936年,国际电台开通上海至东京的国际无线电话电路,上海开始 再次出现国际电话。1937年,开通沪港和珍美长途电话电路。至抗战前夕,上海已确立其全国邮电通信网中心,特别是国际通信枢纽地位。

  便捷的交通与通信网络,对于中共领导的政治斗争至关重要,中共中央与各地党组织之间,与共产国际之间,都前要保持密切而通畅的联系。在上海活动的其他领导人,如周恩来、李立三、刘少奇、陈赓、陈毅、彭湃、杨殷、恽代英等活动地点,都在各地流动。在上海城市内,中共组织在大主次时间里发生秘密状况,党员的住处时常变换,联络地点时常变换,联系依据时常变换。在你类似状况下,没办法 便捷的交通与通信网络,是不难 想象的。

  奇特的政治格局

  上海在1843年开埠,1845年设立英租界,之后又设立美租界、法租界,再之后英美租界合并为公共租界。由于各种繁杂的历史由于,租界成为事实上的“国中之国”,无论是清政府、北洋政府,还是南京国民政府,都无法对租界实施直接的管辖权。

  曾经 ,上海就形成了一市三治四界的特殊格局。所谓“一市”,指五个 多 多大城市上海;所谓“三治”,指上海分为五个 多 多区域,有五个 多 多城市管理机构,五个 多 多司法体系,五个 多 多警察局,五个 多 多公共交通系统;所谓四界,指两租界各为一区域,华界又分为南市与闸北五个 多 多区域,中间隔着五个 多 多租界。这五个区域在市政设施、居住条件、建筑风格方面有明显差异,人口素质、文化教育、社会管理方面都在所不同。无论是在公共租界还是法租界,中国地方官员均只能随意入内捕人。租界巡捕章程写道:

  或奉法租界官员之命,或奉会审衙门之命,或奉其他华官之命,而无合例之牌票,或不协同巡捕拘人者,皆为违章拘人。一经查出,巡捕立即将违章之员役,拘获请惩。

  按:华官欲在租界拘人,必先有正式公文,经由领事签字。

  按:租界匿有要犯,须由华官移文西官,始饬捕房派探协拿。俟初审明确,方可移解。若遇该犯于途,可即唤捕拘拿,同至捕房报告,候其解送法院。若竟私自扭送,虽唤捕同拘,亦与乱捉人者无异,自身反被管押审讯。[作者注:《公共租界巡捕房职务章程》,《增订上海指南》(1950年),商务印书馆1950年出版,《稀见上海史志资料丛书》第5册,第53页。上海书店出版社2012年出版]

  曾经 ,在华界与公共租界、华界与法租界之间、公共租界与法租界之间,就再次出现了城市管理的一道道缝隙。这也使得上海在中国大一统格局中,成为一道特殊的缝隙,既是物理意义上的缝隙,更是制度意义上的缝隙。

  这道缝隙很小,其他作用很大,影响很大。其他不满意当局统治的持不同政见者,早见及此并充分利用哪些地方地方缝隙。

  戊戌政变之后 ,遭到清政府通缉的康有为在上海租界的庇护下逃往香港,其他逃到国外;住在上海的维新派黄遵宪,在上海租界当局的干预下,未遭清政府逮捕,其他返回广东老家;1903年,章太炎、邹容公开发表书籍和文章,鼓吹推翻清朝政府,租界当局虽然同意清政府的查办要求,但坚持在租界审理,不予引渡,最后通过额外公堂,分别判处监禁三年与二年,由于都在在租界,肯定会被杀头。蔡元培、吴稚晖、于右任等都在效地利用上海这道缝隙,进行反清革命活动。民国初年,全都 前清遗老利用这道缝隙,不承认民国政权,住在上海,拖着长辫子,进行反对共和的活动。

  中国共产党在上海成立后,充分利用了这道缝隙。中共一大、二大、四大会址,均选折 上海三界四方控制的缝隙地段。一大会址望志路(今兴业路),在法租界老区的边缘地带,房屋新造不久,南面不远即为农田。二大会址南成都路辅德里625号(今老成都北路7弄50号),发生公共租界最南部,紧靠法租界,是典型的两租界交界的缝隙地带。四大会址,选在闸北淞沪铁路付进 、北四川路西的华界与租界毗邻之地,这里很少有租界巡捕,中国警察全都 我能在你类似地区巡逻,一旦发生异常状况,都能否 立即撤往租界。

  从1921年至1949年,上海司法系统发生多次变化。1926年之后 ,上海两租界都在会审公廨发生。1927年,中国撤除上海公共租界会审公廨,设立临时法院,1950年改为江苏上海第一特区地依据院。1931年,法租界会审公廨改为江苏第二特区地依据院。

  在会审公廨阶段与临时法院阶段,两租界审案,均有外国领事陪审,相对讲究法律多多多线程 和依法办案。这对于中共领导的政治斗争,提供了五个 多 多缓冲地带,不少之后 ,都能否 通过司法途径进行政治斗争。陈独秀在1921年10月、1922年8月,两次被上海法租界当局拘捕,理由都在宣传“过激主义”,经有关方面斡旋,分别罚洋50元、50元了事。他第一次被关了22天,第二次被关了7天 ,出狱后,还是在法租界活动。1929年11月,任弼时被捕后,在法庭上坚称我本人叫彭德生,江西人(实际是湖南人),无业,最后被以所谓“危害国家安全罪”判处40天,后减刑释放。1931年,关向应被捕后,自称李世珍,职业教员,是从东北来上海探亲访友的,现在被抓实属无辜和冤枉。后经组织营救,关向应被无罪释放。当然,更多之后 ,租界与国民党当局沆瀣一气,将被捕人员直接引渡给国民党当局,胡也频、柔石等左联作家与何孟雄、林育南等共产党员共23人,全都 我被租界与国民党当局联手逮捕的。

  开放的文化氛围

  近代上海是西方文化输入中国的最大窗口。无论是器物文化、制度文化还是精神文化,大半先传入上海,其他传播到其他通商口岸和珍国内地。

  以马克思主义传播而论,1898年,广法学会出版的《泰西民法志》,(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近现代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6697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