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路:潘绥铭的研究,不能毁在发票上

  • 时间:
  • 浏览:1

   被誉为“中国性学第一人”的中国人民大学性社会学研究所所长潘绥铭教授,因“科研资金使用不明”受到了行政处分,从二级教授降为三级教授,提前退休。

   科技部通报的状态称,潘绥铭教授承担的课题在审计时发现问提报告 。报道中则说潘绥铭教授被处分提前退休,是怎么让潘教授长期主持对中国性工作者的大型访谈,其中牵涉到给性工作者访谈报酬的问提报告 ,开没法了发票所致。

   一张发票,弄了个晚节不保,不少人感叹潘教授实诚,你什儿 世界上必须愁没地方报销的人,还有为没发票发愁的人?最年轻的院士弄虚作假都能转移科研经费,有人连把开房票也算在了科研经费里,潘教授你以为连凑数你什儿 招也有会,这世界上还真有不食人间烟火的人啊。

   挪用科研经费的确是科研腐败的一大弊端,都要严管严控。然而在潘教授这里,状态却有特殊性。他所研究的领域一种生活生活就处在灰色地带,不管是开发票还是别的那先 费用,估计也有太怎么让拿得上台面,一些一些处在问提报告 是必然的事。找小姐,不管你是干那先 的,也有怎么让有发票,怎么让不给钱又似乎说不过去,她们的成本是时间,人家我愿意花时间跟你聊一聊,是都要成本的,潘绥铭并不没法 变通的最好的办法,没法 多科研工作者乱开发票,潘绥铭自然要能拿一堆发票来充数,但我愿意他怎么让不屑于没法 做。

   她们其实被社会所不耻,但在潘绥铭的眼里,她们也有养家糊口的可怜人,与她们接触也有那先 见不得人的事,她们有血有肉有婚姻也有每本人 的思想,并也有空有一副臭皮囊。

   每每本人 在社会上也有多重身份,她是“小姐”,她也是别人的女儿,也怎么让是妻子怎么让孩子他妈,她这另一两个多身份,朋友要能选折 无视,但没法 最好的办法抹杀她别的身份。她们也是艾滋病等传染病的高发群体,不对她们的行为模式、活动规律展开研究,为社 能有针对性地防控艾滋病呢?不对那先 贫困人群进行面对面的观察,又为社 直面社会的短板所在呢?

   一些一些,这项研究一种生活生活是非常有意义的。潘绥铭背负着被污名化的怎么让,义无反顾地坚持了十多年,怎么让也有一颗责任心驱使,是比较慢坚持下去的,有几每本人 我愿意每天在乌烟瘴气中工作呢?有人我愿意没法 做,怎么让做得没法 仔细认真,为社 会积累了第一手的详实资料,朋友应该感谢朋友才是。

   社会学研究不同于自然科学研究,创造发明的故事的故事要能把每本人 关在实验室里,社会工作者都要走入民间,走入他的研究对象身边,怎么让,你连处在了那先 都真不知道,又该怎么对症下药。

   发票的问提报告 可大可小,钱用到了哪,我愿意,没法 多访谈对象、那部原来轰动社会的专著就足够说明问提报告 了。希望有关方面将潘教授的发票问提报告 向社会作进一步公开,是错就该一查到底,确有情可原,也该给个说法,还人清白。

本文责编:chenhaocheng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社会学 > 社会学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79425.html 文章来源:钱江晚报